首頁 > 地鐵大寫意 
地鐵飛馳:圓夢?夢啟!
2013年09月28日

  地鐵飛馳:圓夢?夢啟!

  


 
1973年,哈市確定修建“7381”,冰城地鐵夢由此開始。  

  那是一個全民參建的年代,高峰時期,一度有1.5萬人同時勞動,幾乎每家都有人或親戚參與。  

  

  談起往事,市人防辦退休干部姜惠林依舊精力充沛:“‘7381’的秘密騙了很多人。當時老百姓都以為是建人防工程保家衛國,其實它更大的意圖是為了上地鐵。”   與姜惠林一樣,對往事記憶猶新的還有“7381”工程指揮部

  

  

  1973年

  沒有公開資料,也沒有技術標準。拿著介紹信,技術人員一遍遍到北京、陜西取經。大年初二,冰天雪地,“7381”實驗段在荒山野地動工……

  沒有范例可依的隧道

  那是1973年,在市建設局任職的李成棟,被抽調至“7381”工程指揮部,擔任規劃設計處負責人。

  在當時戰備思想充斥的年代,修筑人防工程司空見慣。但這次,“7381”工程沒有被簡單定位為一個城防機動干道,而是經反復研究、論證之后,被確定為將通地鐵的天字號工程。時任市領導眼光頗為長遠:世界上百萬人口的城市都修了地鐵,哈爾濱城市日后發展,也肯定需要地鐵。

  此時,全中國對地鐵幾乎一無所知。哈爾濱地鐵,從這個想法中萌芽。

  那時國內唯一投用的地鐵線,是北京地鐵1號線——作為保密的軍事戰備工程,并不對外開放。咋建?兩眼一抹黑的李成棟,輾轉找到修建北京地鐵1號線的基建工程兵負責人,攀老鄉、談感情。

  “看到地鐵才知道,它還得有控制中心”。李成棟沒想到,地鐵涉及的工種和系統遠比想象中復雜。

  沒有公開資料,也沒有技術標準。在隨后開工建設過程中,兩手空空的“7381”工程指揮部各專業技術人員拿著李成棟的介紹信,先后一遍遍奔赴北京取經。

  但他們很快又心涼了。北京地鐵1號線采用的是明挖法施工,而穿過大直街的“7381”工程無法在城市中心區“開腸破肚”。范例難以完全復制。

  聽說鐵道部修建西安到延安鐵路,一段穿越九燕山的長約20公里深層土質隧道正在施工,一行人立即奔赴工地學習隧道施工方法,然后又到寶雞……如果列舉,這個名單可以很長。

  “大家干勁十足,等著將來坐地鐵”,李成棟說話又急又快。奔波、困難和挫折,被他一筆帶過。

  1974年,大隊人馬在市郊皇山(現天恒山)實施地下隧道工程。曾經的參與者何震東清晰記得,他們在大墳場邊搭工棚時,正是大年初二,冰天雪地。而這只是實驗段,只為給“7381”工程積累施工經驗。

  學習、摸索、總結。1975年,哈市“7381”工程才正式動工。

  如今40年過去,所有記憶都褪了色,那段經歷卻給李成棟留下獨特的印記。

  和他一樣,很多人都將一生中的黃金時段,同冰城最初的地鐵夢緊緊地聯系在一起,如同昨天。

  1975年至1979年

  高峰時期,全城每家都有人或親戚在地下20余米深處挖洞不止,繁華的大直街兩側工棚林立。一次意外地面下沉,成就了秋林人和地下商城,也造就了聞名中外的冰城地標。

  全城人5年地下光陰

  12月的哈爾濱,天氣干冷。攀著鋼筋豎階,28歲的石貴德一步步潛向地下深處。約20多米后,泥土的氣息撲面而來,他和同事進入地底。向前走,前方燈光星星點點出現。黑暗、潮濕、空曠,耳畔能聽到自己腳步的回聲。

  當燈光越來越亮時,一個龐大的地下工地豁然出現在眼前,百余人的緊張勞作如火如荼:一排人揮舞著鍬鎬刨土,后面澆筑工已開始澆混凝土,再后面一行人已扛起鋼筋等材料往里走……滿眼都是人,徒手勞作不止,如同陀螺。

  這是石貴德第一次進入“7381”工程施工現場。他剛調入工程指揮部,那是1977年。

  此時,39歲的哈爾濱電機廠生產工人王有泉,已在“7381”工地勞作3年。

  施工隊發了手套,他和工友不曾戴過,手上全是繭子,根本用不著。地下常年8℃左右低溫,待不上半小時就會渾身發冷。但甩開了干,馬上渾身是汗,索性光著膀子干到底。所有人似乎不知疲倦,只有工長喊歇息,大家才會喘口氣。

  王有泉說,當時施工所用石頭都有人專門清洗干凈。“生怕沾了土降低水泥強度”。

  那時,哈市所有部門、大廠等均成立“7381”指揮部,全城68個單位全部參與分段施工。高峰時期,一度有1.5萬人同時勞動,幾乎每家都有人或親戚參與。那時大直街兩側一直工棚林立。

  哈爾濱人民防空史志材料曾這樣描述:“哈爾濱人民從工人到機關干部,從青年到白發蒼蒼的老人,發揚愚公移山精神,一鎬一鍬,挖洞不止。”

  “7381”工程,從1975年一直持續到1979年。期間,在果戈里大街與東大直街交口處,地面曾突然下陷。施工人員火速建成一座四層樓體,將其沉降于地下。后來,這座地下樓體成了秋林人和地下商城。再后來,這里成了哈爾濱地標,直到今天。

  很多人,因為這項工程,走上了另外的人生軌跡。最初,石貴德是從哈市工程力學研究所借調到工程指揮部的。后來,他的關系被調入市人防辦。此后30多年,他從一名設計人員一步步走上市人防辦總工崗位,與隧道打交道直至退休。

  有時候,他也會想,如果沒有“7381”工程,他的人生會是什么樣?

  1977年至2005年

  呂其恩只看到了一個樣板“地鐵站”,便帶著無盡遺憾與世長辭。他是倡導地鐵建設第一人,也是哈爾濱老市長。

  此后30余年間,在不斷變幻的政策和大環境裹挾中,冰城人把地鐵夢刻進骨子,未曾中斷。

  地鐵夢在坎坷中延伸

  1977年,“7381”工程煙廠樣板“地鐵站”剛完工,一位老人入內參觀,他是被抬進去的。拄著拐杖掙扎著站起來,他對李成棟費力地只吐出4個字:“要走地鐵。”

  老人是提出哈市建設地鐵第一人、老市長呂其恩,此時已身患重病。15天后與世長辭。

  起初,年富力強的李成棟并不認為地鐵開通需要太長時間。但時勢與社會變遷,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。兩年后,只修了10.1公里的“7381”工程停工。

  隨后多年,地鐵建設成為冰城人的一個情結。在不同時段里,帶著糾結、激情和圓夢的憧憬,被一次次提上日程,又被一次次拋下。

  其間,“7381”工程也曾派上過用場。“天冷,汽車就存在里面,冬天我總擔心火災事故。”曾經的市人防辦總工何震東淡然一笑。這個前后耗時7年的天字號工程,變成了車庫,被持續使用多年。

  但冰城人對地鐵的熱情和渴望不曾停止。

  即使在“7381”工程停工當年,哈市仍加入了全國“地鐵學組”——這是全國城市軌道交通領域自發組成的行業學術團體,哈爾濱是這個學組首年5個參與城市之一。隨后多年間,從李成棟到現任地鐵集團負責人,冰城地鐵筑夢者換了一代又一代,均不曾斷了與這個學會的聯系。

  1995年,眼看著其他城市一個個通上了地鐵,哈爾濱決定籌建軌道辦。但財力有限,不得不糾結于是優先建設地鐵,還是發展松花江北岸……籌建工作很快沒了下文。

  1998年哈市正式成立軌道交通建設辦公室,剛參加工作不久的王大波查閱資料時,看到那個曇花一現的籌建地鐵辦公室批文,還有一并下達的取消令。她幾乎分不清這中間有多少間隔。

  那年,哈市向國家發改委申報建設地鐵項目,得到的回復是:“全國所有的地鐵項目一律停止審批。”現在已是地鐵集團部門相關負責人的她只記得,領導告訴她,“這是個長期的事業要打持久戰。”彼時,哈市軌道辦剛湊夠4個人。

  隨后6年,市軌道辦展開地毯式的城市數據調查、編制城市軌道交通規劃,然后一次次向國家上報申批……在不斷變幻的政策和大環境裹挾下,冰城地鐵項目時而浮起、時而沉下。

  直至2005年6月30日,國務院正式審批了哈爾濱地鐵工程近期10年規劃。哈爾濱地鐵工程終于邁出了最為重要和艱難的一步。

  哈爾濱地鐵集團一位副總當時正在青島開會,同事打電話告訴了他。“就這么成了?”他感覺在做夢。軌道辦有工作人員睡了一覺后,第二天專門找別人求證一遍,方才確定。

  30多年了,冰城人第一次離地鐵這么近。

  2013年

  “7381”停工后,直至黑發成雪,很多人未再重逢……地鐵開通,一代人圓夢,一代人又開始憧憬——這個城市,逐夢不止。

  眼下,哈市地鐵1號線已進入緊張的后期調試中。按計劃,這條線路于今天試運營。

  李成棟、何震東和石貴德找當年指揮部的同事聚會的想法,也在8月1日成行——“7381”工程停工后,數十年間,他們中很多人再沒見過面。

  “當年20多歲的人,現在都60多了。當年50歲的人,現在已經不在了。”何震東默默地估算,當年指揮部100多人,如今能看到地鐵開通的,已不足30人。這次聚會有特別的意義:其一,從當年成立“7381”指揮部至今剛好40周年,是為周年紀念日;其二,地鐵馬上就要開通,數十年的期盼終于實現,以此慶賀。

  對他們來說,地鐵開通,是一個夢的圓滿。

  對之后的人而言,這是暢達期待的實現。

  “我們在路上的時間,從無法確定到可以合理規劃,地鐵將給這座城市的每個人帶來息息相關的影響。”85后女生翟延超為此專門建設了“哈爾濱地鐵論壇”和“哈爾濱地鐵網”。沒有任何宣傳和推廣,去年11月論壇開通后,日訪問量達數千人次。她開通的“哈爾濱地鐵網”微博,粉絲也達3000多人。

  現在,維護地鐵論壇和網站,已消耗了翟延超大量的時間和精力,但她依舊堅持走非營利路線。她說:“我熱愛這個城市,想為她做點什么。”現在,她的QQ群已經聚集200多個和她有一樣夢想的年輕人。

  但改變這座城市,僅憑熱情和一條地鐵線,顯然太少了。

  對建設者們來說,哈爾濱地鐵至少要貫穿主城區,連通江北,縱穿哈南……按他們的規劃,哈爾濱地鐵格局為“九線一環”,總里程340公里。今后哈爾濱會有更多地鐵線路,接下來馬上要建地鐵2號線、3號線……

  冰城地鐵夢,其實才剛剛開始。

   
 
 

   

版權所有:哈爾濱地鐵集團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1-2015 www.xpnaaq.icu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備13003075號
卖烹饪赚钱吗